用中國經濟學解讀“中國奇跡”

中華新聞社 2019-11-25 08:41

摘要:新中國70年的發展正是對“四個自信”的最好注解和說明。牢固樹立“四個自信”,努力構建中國氣派的經濟科學是時代賦予每一位中國經濟學者的使命和擔當。

56b635f1-edf7-4dc6-88c7-d9fa86979923.jpg

11月5日在上海國家會展中心拍攝的第二屆進博會服務貿易展區(全景相機拍攝)。(圖源:新華社)

【編者按】

“中國將張開雙臂,為各國提供更多市場機遇、投資機遇、增長機遇,實現共同發展。”習近平主席在2019年11月舉辦的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會上莊嚴宣示。本屆進博會上,累計意向成交711.3億美元,比首屆增長23%。中國巨大的消費能力折射出自身經濟的韌性與活力。在世界經濟整體下行的大背景下,中國經濟增長的奇跡引來經濟界人士廣泛關注。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余淼杰認為,如何從經濟學的角度理解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四個自信”,以及如何在經濟學的教學和科研中踐行“四個自信”,擦亮馬克思主義的底色,以構建具有中國氣派的經濟科學,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課題。

———————————————————————————

2016年7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創造性地提出了“四個自信”,拓展了黨的十八大提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三個自信”的譜系。“四個自信”具體是指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論自信、和文化自信。“四個自信”的提法,是對新中國成立70周年以來中國經濟的發展經驗的總結提煉,完全符合中國國情,同時也對中國社會未來的持續發展指明了方向。

堅定“四個自信”,首先是要牢固樹立道路自信,就是要樹立對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的自信。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中國創造了經濟社會發展的“三大奇跡”,這“三大奇跡”就是對道路自信最好的證明。第一個奇跡是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中國2018年GDP達到90萬億人民幣,占世界經濟總量的15.9%,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按不變價計算,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中國平均經濟增速全球第一,經濟總量增長了174倍,貨物貿易增長了2380倍,人均GDP增長了70倍,剛好是一年翻一倍,創造了無可爭議的中國經濟奇跡。那么,怎樣理解中國經濟增長的奇跡呢?是什么動力導致中國經濟飛速的增長呢?

經濟學者對此有不同的看法。有學者認為,中國的經濟成功源于中國人勤奮;也有學者認為,中國的經濟奇跡是由于亞洲特殊的文化特征和高邊際儲蓄傾向;也有些人甚至認為中國的繁榮歸功于純粹的好運。這些解釋看似有一定道理,但這些解釋都無法從邏輯上自圓其說:中國人民在過去的五千年里一直都很勤奮,但為什么在新中國成立前一百年沒有實現經濟增長?同樣,中國人長期勤儉節約,但為什么經濟起飛只有在新中國成立以后才得以實現?當然,運氣更是無法解釋中國經濟長期增長的這一事實。

對這個問題的唯一合理的回答是,中國的成功歸功于中國人民自己選擇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歸功于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的艱苦奮斗、對內改革和對外開放。基于新中國成立之后的30年的艱苦奮斗、自力更生,中國建立起了門類完整、種類齊全的工業體系,1978年之后,中國更是明智地參與全球供應鏈,融入到全球一體化進程中。在市場配置資源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的同時,各級政府也發揮了不可替代的積極作用,特別是在制定市場規則、引進外資、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的共同作用下,中國通過依靠市場和政府“兩條腿”走路。在20世紀最后20多年,根據本國要素稟賦特征,政府積極實施出口導向發展戰略。比如通過加工貿易,大量出口勞力密集型產品,從而實現了中國經濟的比較優勢,同時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從而總體拉升了老百姓的人均收入。進入新世紀之后,中國則通過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成功地融入到全球經濟一體化,從而幫助企業擴大國際市場規模,并實現了規模經濟回報。   不過,單純的“改革開放”政策并不是中國創造經濟奇跡的唯一原因。畢竟,在當前全球化的大時代中,許多國家也一樣通過加入世貿組織或簽訂地區貿易協議等方式實現“對外開放”,同時改革國內不合理的政策,以開放帶改革,以改革促發展。但為什么這些國家沒有取得經濟增長的奇跡呢?中國積極奇跡的第二個秘訣在于中國的改革是務實的。“實事求是”是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中國改革成功之處在于強調問題導向與目標導向相結合;在于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在經濟發展過程中,既強調堅持社會主義基本方向,也強調遇到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以解決具體的問題作為最終的目標。在實現途徑中,既強調中央的頂層設計,全局宏觀把握,也鼓勵各地區因地制宜、允許行業政策差異,發揮行業特色,結合自身實際“摸著石頭過河”,不搞一刀切,邊干邊學。

中國經濟奇跡的第三個秘訣,則在于有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有力的領導保證了高效的執行力,從而使得中央的各項政策可以有效、快速、徹底地落地到全國的各個角落,縱向到底,橫向到邊。正是通過這種有機、有序、有效的管理模式,來達到促進經濟長期發展的目標。所以中國經濟的成功既取決于改革開放的政策設計,也在于長期把握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實事求是,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從中國的國情出發,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
 

其次,牢固樹立“四個自信”,重在深刻認識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做到制度自信。中國的市場經濟制度并非簡單等同于歐美等國的市場經濟制度,在堅持市場對資源配置發揮決定性作用的同時,也強調中國特色,也強調堅持社會主義制度。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最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如果說市場經濟制度有利于做大中國經濟“蛋糕”,實現效率的提升,那么社會主義制度則是從公平的角度保證社會資源得以合理地分配。通過初次分配做大中國經濟“蛋糕”,再通過支付轉移等二次分配公平地共享中國經濟“蛋糕”。正是通過這兩種方式,中國得以實現“公平”和“效率”的辯證統一,社會福利得以最大化。正是通過“公平”與“效率”的雙輪驅動,社會主義制度得以充分采用市場與計劃兩種配置資源的方式,在一方面快速提升經濟增長、創造經濟奇跡以外,也迅速地提升了人民生活水平。創造了人類歷史發展史上的另外兩大奇跡。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社會發展的第二大奇跡就是中國人民的減貧脫貧成就。新中國成立之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最不發達國家,人民生活處于赤貧水平,70年的建設使得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56年的98元上升到現在28228元。到今天為止,經過70年的艱苦奮斗,中國已經基本上實現全部脫貧,現行農村貧困標準比例下的農村貧困人口比例降到1.7%以下。目前舉國上下開展的全面脫貧攻堅戰,爭取在2020年實現全部人口脫離絕對貧困線。這對世界人類經濟的發展史來講是一個奇跡。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社會發展的第三大奇跡是衛生健康和教育的奇跡。新中國成立之前,中國人均平均壽命只有35歲,到改革開放之初提升到65歲,而現在中國居民的人均平均壽命77歲,達到并超過部分發達國家的人均壽命水平。中國的衛生健康狀況也從原來的非常落后的狀態,到目前已經建立起一個比較完整健全的社會保障體系,嬰兒死亡率也由新中國成立之前的十分之二下降到今天的千分之六,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4.2%,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48.1%。

經濟發展、全面脫貧、各項人民生活指標大幅提升是70年中國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得以實現的三大奇跡。正是這三大奇跡體現了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也使得中國人民對社會主義的制度充滿自信。
 

再次,牢固樹立“四個自信”,關鍵是要深刻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理論,系統全面把握這一重要理論。中國共產黨扎根中國的實際,結合中國的國情,在馬列主義的基礎上,創造性地發展了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并集大成地形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理論。這個理論正是對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高度總結和凝練,符合中國的國情,并對中國經濟未來的發展起到重要的引領作用。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明確指出,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必須高度重視哲學社會科學;而發展哲學社會科學,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哲學社會科學領域的指導地位,同時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經濟學科作為哲學社會科學的一個重要分支,經濟學理論的發展不僅是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理論發展的一個重要構成部分,對中國未來經濟的發展也具有鮮明的指導意義。

那么,在經濟學科的教學和研究中如何真正做到“理論自信”?就經濟學的教學而言,目前在高校教學中存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兩大體系,應該承認,由于西方經濟學的理論大多是基于西方成熟的市場經濟基礎上,再經過自亞當·斯密以來的300多年的發展,其理論對于解釋西方成熟的市場經濟現象有較強的說明力,而其許多基本概念、基本原理由于比較具體形象也容易被學生接受。同時,西方經濟學也因借用了大量的數量模型使得在定量研究上顯得更為精準。但這些絕不能說明西方經濟學比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更為科學、更能抓住經濟發展的基本規律。

事實上,現代西方經濟學的發展也是借鑒吸收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精華內容的。舉例來說,19世紀70年代發展成熟的新古典經濟學就是借鑒吸收了古典經濟學以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勞動價值論,并通過引進了數學中的邊際分析方法,把之轉型發展為邊際效用價值論。比如說成本加成(markup)這個概念,它描述的是價格與邊際成本之間的關系,在當代經濟學的研究中,它通常是被用來衡量企業利潤率的一個重要概念。而這一關鍵概念,其實早在經典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已有明確論述,也就是價格與價值之間的關系:價格不能遠離價值,價格圍繞價值上下波動。說穿了,西方經濟學就是把“價值”換成“邊際成本”而已,而“邊際成本”的概念也是借鑒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價值”概念的內涵,即都包含了生產產品的機會成本。

再比如說,以西方經濟學中的三大支柱學科之一的計量經濟學為例,計量經濟學的研究中最重要的一個科學問題是對“雞生蛋”還是“蛋生雞”這種內生性問題的處理,通常的做法是尋找一個工具變量,要求該工具變量通且僅通過自變量去影響因變量,但通常在研究中,合適的工具變量是非常難以尋找的。其實,這些問題在經典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也已有明確的論述,比如著名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上層建筑反過來影響經濟基礎”這一論斷就是經濟研究中的一個最重要的內生性問題。而如果我們認同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論,即事物是普遍聯系、永恒發展的,那么就可以明白理想的工具變量其實是很難存在的。此外,2008年突然爆發的全球經濟危機更是再次驗證了馬克思的深刻論斷,即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無法避免經濟危機的不斷發生。

事實上,隨著研究和認識的不斷深入,各國學者越來越體會到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科學和深刻,并力圖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作進一步的研究。比如美國耶魯大學就有不少經濟學家在努力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數理化、模型化。西方名校尚且如此,在國內學校的教學中,我們更宜加強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教材的建設、課程的設計,做到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的有機融合,并結合中國經濟發展的經驗事實提煉出能真正解釋中國經濟發展的“中國經濟學”。

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理論自信,也同樣需要貫徹到經濟科學的研究之中。目前的西方經濟學得出的許多經濟理論、政策建議都是基于西方的市場經濟背景下的,但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模式并不是簡單地等同西方的市場經濟模式,中國的發展道路、社會制度跟歐美國家是明顯不一樣的。二戰后各國的實踐表明,歐美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制度更不是“靈丹妙藥”,許多亞非拉國家照搬硬套到本國后,經濟不但沒法發展起來,反而掉到了“中等收入陷阱”,經濟長期低迷,生產力停滯不前。所以,中國經濟學者有必要進行認真反思,“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洋為中用”這些提法并沒有過時。在進行經濟研究時,宜從中國的現實經濟情況出發,深入調研,結合中國的國情,繼承發展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吸收西方經濟學中合理科學的內容,努力創造出具有中國氣派、能夠解釋中國現實、能夠引領未來經濟發展的經濟學理論,并進一步總結提煉為一般理論,供其他國家的經濟發展提供參考,“贈人玫瑰、手有余香”,這也是當前大時代賦予中國經濟學者的使命和機會。

最后,樹立文化自信,關鍵在于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有機結合。中國五千年悠久璀璨的文化是中華民族的驕傲,也是中華民族對世界文明的偉大貢獻。馬克思主義引進中國一百年來,正是通過一代又一代優秀先進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共同努力,不斷深入地與中國先進文化相融合,與人民的根本利益相結合,才逐步發展形成了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并在現階段集大成地提升豐富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從而成為指導中國社會發展和經濟建設的指導思想。

經過百年的努力,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已經跟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積極的儒家思想有機融為一體,成為新時代的中華文化的核心和精華。之所以能成功做到這一點,關鍵是在于中國共產黨長期堅持立黨為民、建國為民的初心。正因為如此,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也成為各族人民的自愿選擇。70年的發展歷史已經表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的確是歷史形成的。為了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需要繁榮中國傳統文化,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一步擦亮馬克思主義底色,從而樹立起高度的文化自信。

總而言之,新中國70年的發展正是對“四個自信”的最好注解和說明。牢固樹立“四個自信”,努力構建中國氣派的經濟科學是時代賦予每一位中國經濟學者的使命和擔當。

(余淼杰,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海外網智庫作者)


上一篇:調查顯示:中國民企IPO正在避開美國
下一篇:中國這座“綠色長城”讓世界驚嘆——

? 手机彩票ap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