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壓影片 難逃“貶值”命運?

中華新聞社 2019-10-11 09:03

電影《保持沉默》正在院線上映中。就算有周迅和吳鎮宇、祖峰三位演技派助力,也未能擺脫平庸的命運,“沉沒”于同檔期的電影中,不見聲響——影片上映至今13天,票房剛過2100萬。細心的觀眾發現,這部電影的出品時間是2016年,也就是說,《保持沉默》是一部積壓了3年的作品。無獨有偶,8月30日開始上映的走勢低迷的梁家輝版《深夜食堂》也被發現是一部積壓之作。

一般來講,電影投資回報周期在1-1.5年半,基本覆蓋了電影籌備、拍攝、制作、發行上映整個環節。正常情況下,片方不會希望出現投資回報周期被無限拉長的情況。

現狀

電影因各種原因積壓

去年近700部無上映機會

有的電影是因為內部問題,比如,投資方與創作方理念不同一:今年5月上映的懸疑電影《雙生》就因創作團隊存在分歧而拖了三年上映,二次重剪后情節混亂、邏輯不通。

有的電影則是要“躲避”一些不利因素,比如梁家輝版的《深夜食堂》,該片2017年出品時正值中國電視劇版《深夜食堂》的口碑撲街之時,而且日本版的《深夜食堂2》也在2017年7月上映。在那種情況下,梁家輝版的《深夜食堂》顯然缺少生存空間。沉寂兩年之后,人們已經忘記了電視劇版的諸多槽點,此時上映可謂“明智”。

還有的電影則是因為外力因素。例如,當年寧浩《無人區》從2009年到2013年,該片四年之中六度傳出定檔的消息。

隨著中國電影的高速發展,積壓片將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常見。統計表明,2018年我國一共出品了1082部電影,登陸大銀幕的國產電影總量為398部。這意味著將近700部的國產電影在完成拍攝后,并沒有上映而被積壓,甚至再無上映的機會。這個數字也表明:中國電影制片業的資源正向頭部集中,漫長的尾部影片成為過剩產能,亟待淘汰。

原因

創作者掌控力不足

演員人設改變易出戲

大部分積壓電影真正走上大銀幕后,都很難創下佳績。曹保平的電影《狗十三》歷經五年的沉寂,才在2018年上映的。影片揭露出的成長的代價真實而讓人心痛,時隔五年再看,也具有錐心之力。可惜由于積壓時間過長,以及市場等因素,影片的票房表現一般。

對大部分影片而言,其創作往往與當時社會的審美與熱點有所關聯。面對觀眾日新月異的審美,以及變化無常的市場,積壓時間越久,作品與觀眾之間的隔離感無疑就會越強,命運也就越發叵測。

比如電影《脫單告急》,從2016拖到2018年4月才上映,男主角董子健拍攝該片的時候還是單身,等片子上映的時候,他都結婚生子了。演員的人設已變,觀眾看這部影片難免會覺得錯位、出戲。

又比如電影《保持沉默》本是國內稀缺的律政懸疑題材,周迅與吳鎮宇的一段法庭對決也很有看頭。照此思路延續下去,如果能夠涉及法與情、真相與辯護之間的深度探索,該片將非常精彩。然而,由于創作者掌控力不足,影片迷失方向,后半部分“編”不下去,完全脫離了正常軌道,質量也是一瀉千里。就算是《保持沉默》在當年就立刻上映,口碑恐怕也不會超越現在。只不過,現在積壓片的名頭,讓觀眾對于它的判斷更加篤定而已。

再比如2019年上映的韓庚主演的《大偵探霍桑》推遲近3年,4次改檔后終于上映,但還是被觀眾所嫌,豆瓣評分只有3.4。該片2016年拍攝完成、本來定于2017年暑期檔上映,但臨陣推遲,這是第一次改檔;進入了2019年后,電影檔期又幾經變化,如此躲躲閃閃只是暴露了自己缺乏信心。最終,該片被觀眾評價為劇情弱智、對白低幼、表演浮夸、人物單薄。從懸念設計和推理結構來說,該片的懸疑性為零,推理邏輯也是零。

例外

《無問西東》積壓6年

拿下7億票房成黑馬

積壓的影片中,《無人區》算是不多的幸存者,上映后收獲了2.6億的票房。《無人區》是一部風格強烈的有思想的電影,影片的“積壓”反而有一種發酵的懸念效應,讓觀眾的期待非常強烈。何況,在創作時,《無人區》對于中國電影來說是一種趨于前衛的探索。四年的拖延期,反而讓它等來了更多觀眾的成長。

此外還有《無問西東》。這部被積壓6年的電影,原本是想2012年上映以獻禮清華大學百年誕辰,但一直拖到了2018年才上映。出人意料的是,影片拿下7億多元的票房,成為年度黑馬。業內人士認為,影片雖有瑕疵,但情懷打動人心。延期上映后趕上了中國電影最好的時代,擊中了觀眾的內心,獲得了深深的共鳴。

看來,好電影不僅無懼于時間,而且會因時間而煥發出魅力,更能夠隨著歲月的增長而讓更多觀眾讀懂影片背后的深層含義,領略到其背后的魅力。就算世界變化不停,時代涌動不息,也不能貶損它的一分價值。真正的好電影,觀眾不會因為時間而錯過對它的愛。眾多積壓片集體敗北,最根本的原因,不是上映的拖延,而是內容的雞肋。

上一篇:《我和我的祖國》票房破14億 民眾扎堆觀看國產影片
下一篇:沒有了

? 手机彩票ap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