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文濱:中文國際化,我身邊的“傳奇故事”

中華新聞社 2019-11-21 11:33

10月中旬的深秋時節,筆者到領區薩哈林州首府南薩哈林斯克市出差,在與薩哈林州俄中友協交流時,親聞幾個“漢語橋”故事——中文發揮橋梁和紐帶作用,把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語言的人聚攏到一起,結下情緣。

薩哈林州俄中友協會長南先生,是韓國裔俄羅斯人,祖上幾代起就在俄羅斯生活,已完全俄羅斯化,不會說韓語,也不懂英語。南先生早些年到長春留過學,通曉中文,因此開辦了一家中文培訓學校作為“副業”,自任校長。薩哈林州有3萬多韓裔俄羅斯人,到該州走親訪友、做生意的韓國人很多,此地還設有韓國總領館。經人介紹,南先生認識了一名韓國人,此人既不懂俄語,也不會英語,卻會中文,兩人借助中文交流溝通,成為朋友。

無獨有偶。由于地理、歷史和經濟原因,薩哈林州有不少日本企業,還設有日本總領館。南先生因工作原因,結識了一名在當地工作的日本人,彼此都不會對方的母語以及英語,沒想到這個日本人居然也會中文。

如果說這兩個故事還有些平淡的話,接下來的故事就頗為傳奇了。

薩哈林州俄中友協會員安德烈先生一家都是純正的俄羅斯人,他有一子二女,都在中國留過學。神奇的是,大女兒安娜斯塔西婭多年前在大連東北財經大學遇到同樣在那里學習中文的一名土耳其小伙。一個不懂土耳其語,一個不懂俄語,兩人都不會英語,但他們通過中文交流,從相識、相知、相愛,直到結婚,定居土耳其。盡管已經有了一個四歲的男孩,夫妻二人仍然沒有學會對方的母語,所以在家里只能使用中文,連帶著兒子也學會了中文。

談到這些故事,南先生笑稱,英語是國際語言,蘇聯時期俄語在蘇聯境內是所謂族際語言,從現在的趨勢看,中文快成國際語言和“家庭語言”了。

類似故事在我們領區并非個例。比如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國際關系和旅游局前局長庫什尼爾先生,他的外公參加過蘇聯紅軍解放東北的戰役,之后作為援華專家在長春工作。受祖輩影響,庫什尼爾從小就對中文有濃厚興趣,大學選擇漢語專業,畢業后至今從事了30年的對華友好工作。他的兒子接力學中文,在長春留學期間結識了一位中國姑娘,結為夫妻。小庫什尼爾現在在遠東聯邦大學當中文老師,他們的小女兒已經能夠流利地說中文和俄語。

這些生動的故事,只是領區中文教育持續穩定發展的縮影。我們總領館領區包括濱海邊疆區、薩哈林州、堪察加邊疆區、馬加丹州、楚科奇自治區。據統計,整個領區現有18所高校、近50所中小學開展了中文教學,學習中文的總人數近5000人。作為俄遠東地區的科教與文化中心,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越來越多大學生選擇中文為第一或第二外語。

除了大學和中小學的正規教育,也有不少人自發學習中文。遠東聯邦大學孔子學院2006年設立,是俄羅斯第一所孔子學院,迄今培訓學生近萬人。

這些發生在身邊、真真切切的故事明白地昭示,中文有朝一日成為真正的國際語言,并不是遙遠的夢。(本文作者系中國駐符拉迪沃斯托克總領事 )

上一篇:專訪食物設計師張掌柜:美食與人文的結合是最緊密的
下一篇:民國時陜西人過年啥“講究”?八旬老人這么說……

? 手机彩票ap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