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從幾個視角看香港的事態

中華新聞社 2019-11-28 08:45

香港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在內地互聯網上引起大量議論。很多人對這個結果表達不滿,也存在一些情緒。在香港局勢受到內地高度關注的時候,這些都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是一片愛國心,也希望香港好,在香港問題上,內地輿論場可以說充滿了正能量。

對香港問題,我們建議內地公眾要從以下幾個角度加以審視。

第一是國際的大視角。要看到,香港社會的資本主義制度決定了它與西方在很多方面是相通的,西方對香港輿論場尤其有很強的影響力。修例風波原本是香港內部事務的一個爭議,它能夠最終釋放出如此大的破壞性能量,與美國轉為推行強硬對華政策有著戰略層面的聯系。

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解決香港問題在很大程度上是處理中美和中西關系的一個回合。我們必須接受這個回合在今天變得比之前有了更大的挑戰性,我們要正視這種變化,并以更加堅定、成熟的態度去應對新的局面。

第二是“一國兩制”的角度。香港與中國內地處在不同的制度中,那里的事情有著與內地不同的線索和邏輯。眼看著部分民意被劫持了,一些港人的關切偏了,對國家利益和他們自身利益的理解出了問題,以致于反對暴力的態度不夠鮮明,換句話說,香港問題的解決顯得拖沓,不痛快。但必須說,這就是“一國兩制”。我們需要在基本法的框架內盡量影響香港事態的健康發展,與此同時,我們要有那里還是會有些走偏的思想準備。

第三是事情本身的角度。它包括香港的事情究竟有多大,它是否已經失控,后果會是什么等等。

香港的法治被破壞了,事態很嚴重,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必須說,止暴制亂首先是香港社會的責任。現在暴徒們很大程度上在“鬧給國家看”,美國和西方一些勢力之所以很興奮,也是因為他們覺得這讓北京很難受。

國家當然為香港的混亂而難過,但在“一國兩制”的體制下,內地社會的難過不能代替香港社會的難過,不能香港有很多人高興著,我們卻把他們應有的那部分難過承擔起來,這樣的難過會變得沒有意義,成為政治負擔,它很難轉化成止暴制亂的實際力量。

需要看到,國家對香港的憲制控制力沒有受到任何損害,暴徒和他們的支持者們沒有能力破壞它,基本法下的香港憲制固若金湯。不能因為看到香港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就認為香港變天了。香港永遠變不了天,我們對此要有充分信心。

“一國兩制”比我們當初想的要復雜,根本原因在于國際形勢比幾十年前變復雜了,本來是香港內部的事和“一國兩制”范圍內的事,如今平添了新的復雜維度,香港社會也在國際形勢的變遷中被高度政治化了。

解決香港的問題,必須實事求是,不能來假的。如果有的政策被證明已經過時,效果不佳,就有必要做出調整。

最大的實事求是就是對“一國兩制”的實際情形予以正視。不能想當然,不能用內地的邏輯來假設解決香港的事情本應具有的簡單性。一個現代城市對自己的現代性進行“自殺式毀壞”,這極不正常,如果中國不是處在樹大招風的崛起中,相信香港社會內部決不會有那么多能量來支持這起奇怪風波的持續。

國家顯然需要加強與香港社會的溝通能力,這是一個很不容易的綜合工程,包括內地社會能夠通過自身的改革和建設不斷增加香港人的親切感,緩和兩邊的價值隔閡。另外,我們在中美博弈中形成更多的主動性,也會增加港人愛國的信心和吸引力。

內地公眾或許用不著太著急,至少不用比香港的多數選民更著急。讓我們把心態放得更平一些,在香港問題上既積極有為,也接受“一國兩制”所導致的鞭長莫及。那樣的話,我們內地公眾看香港的事情就能多一些從容。

來源:環球時報

上一篇:中國夢絕不是“霸權夢”
下一篇:美大使居然好意思侈談美國的道德

? 手机彩票ap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