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文章:中美價值觀差異并非文明沖突

中華新聞社 2019-11-21 08:52

參考消息網11月14日報道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11月13日發表文章稱,中美價值觀差異并非文明沖突。
文章稱,大多數文化都以民族為中心。中美兩國不同的價值觀源自雙方迥異的國家歷史,二者不一定會導致沖突。
文章稱,歐洲文藝復興和隨后的啟蒙運動開創了一個由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一個世紀以前,全世界80%以上的地區都處于西方某種形式的控制之下。幾個世紀以來,文明一直被等同于西方文明。
文章指出,正如西方幾個世紀以來的情形和東亞近幾十年的情形一樣,經濟進步帶來了文化自信。儒家思想可以被視為資本主義之外的另一種可行精神。
當塞繆爾·亨廷頓在上世紀90年代早期撰文論述“文明沖突”時,他預言即將到來的美中對抗從根本上講將圍繞實力展開。
文章稱,中國不會愿意接受美國的全球霸權,而美國則會對中國指手畫腳。雖然美中沖突可能主要受國家利益驅動,但美國的價值觀可能還是會發揮影響。
文章指出,正如亨廷頓所料,“亞洲與美國冷戰”的核心是日益崛起的亞洲越來越不愿接受西方價值觀,而美國卻期待亞洲遵從西方價值觀。亨廷頓認為,美國根深蒂固的文化特點令其成為國際事務中的“保姆”——如果不是成為恃強凌弱者的話。不過,美國的所作所為更像是恃強凌弱者,而非“保姆”。
文章稱,中國的價值觀由歷史和道德哲學塑造,是務實的。由于注重結果以及具有前瞻性,中國已經讓自己擺脫了意識形態的束縛。
文章認為,中美價值觀的差異更多地出現在國家層面上,而非兩國人民之間。這種分歧遠非“文明”之間的沖突。通過允許雙方在互相尊重和理解的基礎上不受限制地互動,這兩個主要經濟大國可以更好地服務本國人民。
【延伸閱讀】“中美文明沖突論”炮制者被解職
參考消息網8月4日報道 外媒稱,據兩名知情人士說,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部門負責人基倫·斯金納在任職近一年后于8月1日被解職。
據路透社8月2日報道,上述消息人士稱,斯金納8月1日被告知她被解職且立即生效。斯金納是國務院內級別最高的非洲裔官員。
斯金納曾是一名外交政策學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去年聘用她擔任高級顧問以及負責制定外交政策指導方針的部門負責人。
報道介紹,斯金納任職伊始試圖闡明“特朗普主義”,以此闡釋特朗普總統對美國在世界上地位的愿景。
5月初,斯金納引發中國媒體的激烈反應,并遭到亞裔美國人維權團體的猛烈抨擊,原因是她稱美國與中國的沖突是一場“與不同文明的斗爭”,她還用種族主義語言描述這場沖突。
另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8月2日報道,據多名政府官員稱,國務院政策規劃部門負責人、國務院內級別最高的非洲裔女性斯金納已被強行解職。
斯金納領導的部門一直在嘗試制定一項旨在應對中國崛起的長期戰略。她現在成了特朗普政府中眾多被撤職或辭職的官員之一,但在蓬佩奧頗具影響力的助手小圈子里,她算是首批被撤職或辭職的官員。
報道稱,據斯金納的多位同僚稱,她曾與國務院工作人員和外交官發生沖突,但他們沒有提供任何細節。一名國務院前官員說,他聽說曾出現對抗及管理不力等問題。
當地時間8月1日下午5時,她被帶到國務院總部的一個房間與一位國務院高官會面,隨后被帶離大樓。
報道介紹,斯金納是一位知名的保守派人士,她著有一本關于羅納德·里根的書。她任職以來很少在公開場合發表講話。但在4月底,她突然成了關注的焦點,原因是她在談論中國構成的挑戰時所用的措辭招致了相當多的批評,包括來自北京的批評。
斯金納曾在華盛頓與新美國基金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安妮-瑪麗·斯勞特進行過一場公開對話。斯金納當時妄稱:“這是一場與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以及一種不同的意識形態進行的斗爭,美國過去從未有此經歷。從某種程度上講,蘇聯以及美蘇競爭都是西方大家庭內部的斗爭。”
她還表示:“這將是我們第一次遇到一個非白種人的大國競爭對手。”
報道稱,斯金納當時還對聽眾說,她的工作人員正致力于就中國問題制定一份相當于8000字“長電報”的文件。“長電報”是美國駐莫斯科前外交官喬治·凱南1946年寫給國務院高級官員的,凱南在美蘇冷戰之初主張對蘇聯推行遏制政策。
斯金納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在華盛頓和北京,人們紛紛質疑此類想法是否會成為新政策方向的基礎。美國的很多中國問題學者大為光火,并撰文公開予以反駁。特朗普政府多位官員私下里也駁斥了斯金納的有關言論。
 
資料圖片。新華社
【延伸閱讀】美媒文章:“文明沖突論”無視文明多樣性
參考消息網6月5日報道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6月3日發表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彼得·哈里斯的文章稱,所有文明都有著多樣性,把世界分割成不可調和的集團的說法是不恰當的。
中美兩國是否在走向一場文明沖突?文章就此認為,對許多人來說,這個問題本身就讓人感到非常不安。人們面臨的誘惑是:拒絕一切有關“文明”的言論,因為任何有關這個話題的討論都只會讓那些在國際政治領域兜售悲觀主義和徹頭徹尾的種族主義理論的人變得合法化。
文章稱,不久前,特朗普政府的一名官員表示支持從文明的視角來看待世界政治,并宣稱正因為中國不是“西方”的一部分、中國人不是白種人,所以中國對美國構成了獨一無二的威脅。這些來自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斯金納的言論引發了一連串批評。一些人對斯金納的觀點提出質疑,指出事實上美國以前也跟具有不同意識形態(納粹德國、蘇聯)和不同種族(日本)的競爭對手對抗過。其他人則關注一個更大的問題:斯金納從種族的角度對中美關系進行了奇怪的描述,這種觀點顯然是無益的,并且帶有種族主義傾向。
文章認為,必須挑戰的是斯金納把世界分割成不可調和的集團的說法。
文章指出,承認多種人類文明的存在,并不一定意味著承認這個世界注定會發生不同文明或不同種族之間的沖突。值得慶幸的是,塞繆爾·亨廷頓基于文明敵視理念對世界的描述,并不是理解世界政治中文明的唯一框架。10年前,康奈爾大學教授彼得·卡岑斯坦提出了一個更好的模式來理解世界政治中的文明。在一系列的著作中,卡岑斯坦教授及其同事稱,世界文明具有多維和多元特征——也就是說,世界上存在許多文明,而且它們本身是多樣化的。文明是“真實存在的”,因為大多數人都認為它們存在,但如果認為它們是一元化或甚至是完全不相關的,那就錯了。相反,文明具有延展性、滲透性和重疊性。
文章稱,卡岑斯坦對文明的描述遠比斯金納的描述更樂觀(也更加準確)。斯金納駁斥了中美兩國在一些問題上趨同的可能性,但卡岑斯坦的文明理論為人們提供了樂觀的理由。
文章指出,所有文明都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多樣性。無視這一事實就是故意忽視一個基本的社會和政治現實。
文章稱,今后,美國領導人可以選擇把中國當成一個難以和解的敵人,也可以選擇承認中國是一個多樣化和不斷發展變化的國家。前者顯然將“確保”中美關系繼續惡化下去。
文章最后指出,忽視中國與“西方”之間的諸多差異并不是一種選擇。即便還沒有實踐經驗來證明一個以文明沖突為特征的世界,這也無法阻止人們堅信可以通過一系列截然不同的人類文明來了解這個世界。那意味著,文明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全球各地的人們會這么做和這么說——在中國亦是如此。不管是好是壞,我們都不能一廂情愿地希望文明概念消失。
【延伸閱讀】“糟透了”!斯金納“中美文明沖突論”遭痛批
參考消息網5月27日報道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5月25日發表文章稱,雖然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基倫·斯金納“文明沖突”的言論受到了廣泛批評,但這一言論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傾向。
文章稱,數周前,當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基倫·斯金納在華盛頓的一個討論小組里面對基本上持同情態度的聽眾坐下來時,她不知道自己的言論將多么迅速地在美國平原和太平洋上空回蕩。
斯金納說,與北京的對抗是“一場與一個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識形態的斗爭,美國以前從未經歷過這樣的斗爭”。她還說,這將是“我們第一次面對一個非白種人的強大競爭對手”。
文章指出,在世界最大兩個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戰愈演愈烈之際,一名政府高官——她本身是非洲裔美國人——對種族和文明的表述加劇了雙方的不信任。
文章稱,斯金納的言論立即引起美國批評人士的強烈抗議,他們稱這些言論“糟透了”。澳大利亞外交部官員稱這些言論“無益”,中國政府則稱這些言論“荒謬”。
這也在華盛頓引發人們猜測她的言論是否得到了國務卿蓬佩奧或總統特朗普的批準,以及這些言論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官方政策。在此之前,斯金納曾形容她的工作是把總統的“直覺和本能變成理論”。
但華盛頓的政策專家說,他們懷疑她的言論未經審查,因為本屆政府在機構協調方面的記錄不佳,她位高權重,而且官員有獨立行事的空間。
一些人說,不管有沒有獲得批準,她的言論都與政府的明顯想法吻合。凱托學會研究員埃瑪·阿什福德說:“很少有人這樣做。但這些想法從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天起就在政府中流傳。”
阿什福德說,特朗普及其政府高級官員多次就墨西哥人、穆斯林和移民問題發表幾乎不加掩飾的種族和文明評論。
各個政治派別的政策專家說,斯金納的觀點沒有多大意義。美國以前就遇到過非白種人的大國對手,最值得一提的是二戰期間的日本。
他們說,華盛頓與所謂的白種人對手打交道的經歷也沒有比與中國打交道的經歷“更具文明性”,包括冷戰期間與蘇聯的對決。
文章指出,斯金納試圖給特朗普的直覺構建一個更加結構化的意識形態框架,她附和了塞繆爾·亨廷頓1996年出版的里程碑式著作《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該書認為,在后冷戰時代,文化和宗教差異為沖突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但外交政策專家說,這是一種明顯的誤讀,尤其是考慮到亨廷頓提倡緩和緊張關系、避免沖突、不直接挑戰對手,而這恰恰不是特朗普政府的策略。
【延伸閱讀】美媒:“文明沖突論”并不適用于東亞沖突
參考消息網5月20日報道 近日,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室主任基倫·斯金納將中美競爭比作“文明沖突”的言論,引發了一場不小的爭議。特別是她將中國視為“美國第一個非白色人種大國競爭對手”的言論,被認為是特朗普政府試圖把“文明”當做借口,掩蓋其白人種族主義立場的體現。
針對斯金納的言論,美籍學者、韓國釜山大學國際關系學教授羅伯特·凱利5月6日在美國《國家利益》網站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塞繆爾·亨廷頓提出的“文明沖突論”并不適用于東亞沖突,也不應成為美國政府外交政策的模式。文章編譯如下:
針對基倫·斯金納的言論,研究國際關系的學術界人士提出了很多反對意見。不少人指出,塞繆爾·亨廷頓著名的“文明沖突論”其實并無多少事實依據。
事實上,自從他提出“文明沖突”這一論調以來,全世界并未發生能被打上這種標簽的“劃時代”戰爭。
界定亨廷頓所謂“文明”的一個核心變量是宗教。正因如此,這種觀點對反恐戰爭的影響才如此直觀——在反恐戰爭中,宗教是一股強大而明顯的暗流。但在東亞,宗教沖突從未像西方、中東和南亞那樣激烈。從歷史上看,宗教對東亞政體的影響也沒有那么大。儒家思想和佛教都具有顯著的社會影響力,但它們并沒有催生任何類似于宗教戰爭之類的東西。
因此,盡管世界大部分地區都被亨廷頓用宗教“編碼”,但他很難在東亞這么做。相反,他主要依靠國籍對東亞進行編碼——把中國、朝鮮、韓國和越南編碼為“大中華文明圈”,把日本編碼為“日本文明”,把東南亞以及蒙古和斯里蘭卡歸類為“佛教文明”。
不管這聽上去多么有趣,但從分析的角度來看,這一切都相當混亂。
首先,亨廷頓在東亞使用的最明顯的宗教基準是儒家思想。毋庸置疑,孔子的著作對中國、日本、朝鮮、韓國和越南產生了巨大影響。但如果亨廷頓以此為依據,給這些國家貼上了儒家文明的標簽,那么他就會得出一個結論:這些國家是天然的文化、宗教和文明盟友。
然而在現實中,儒家文明里也存在很多傳統的國家利益式的沖突。例如,朝韓兩國之間的分歧和差異。
于是,亨廷頓的觀點陷入了困境,因為他的模式在東北亞行不通。為了拯救他的“文明沖突論”,他在幾乎未作任何解釋的情況下,將日本塑造成一個由國籍而非宗教定義的獨立文明。然后,他把朝韓和越南歸入了“大中華文明圈”。
此外,東南亞的佛教文明也是很難界定的。蒙古、泰國和斯里蘭卡有足夠的共同點被放到一起嗎?為什么長期以來佛教影響巨大且依然非常活躍的韓國沒有被納入佛教文明?這些國家之間的交流或合作是否可以被合理地界定為跟佛教有關?
幾乎能肯定的是,答案是亨廷頓不知道也并不真正關心的——就像他不知道該如何對待非阿拉伯非洲國家一樣,所以只是給它貼上了一個“非洲文明”的標簽,然后繼續往前。
亨廷頓的理論在解釋東南歐和中東地區國家之間的沖突時具有說服力。不過在東亞,支持這種觀點的人顯然少得多。東亞地區的沖突跟宗教關系不大,因為有組織的宗教在東亞政治史上的影響力并不像在其他地方那么大。
如果特朗普政府把“文明沖突論”當成外交政策的模式,那將導致千奇百怪的預測和行為。
沒有必要將中美之間的競爭過度解讀為一場劃時代的文明沖突,從而使之變得更糟糕和更棘手。
【延伸閱讀】俄專家:美欲借“文明沖突論”離間中俄的做法“可笑”
參考消息網5月15日報道 俄羅斯《獨立報》網站5月14日刊文稱,美國開始將俄羅斯劃歸西方文明,屬于故伎重演。美國曾習慣把俄羅斯劃到歐洲之外。但是今天,美國嘗試離間中俄的手法看上去并不專業,甚至可笑。
文章稱,談“文明沖突論”的不僅有白宮前首席戰略師斯蒂芬·班農,還有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納。這種論點旨在動員美國輿論針對地緣政治對手。
文章表示,這只是其中一部分。斯金納說,俄羅斯與中國不在一條船上,它是西方的一部分。
文章認為,由此可見,美國應該會故伎重演。文章援引俄羅斯科學院美國和加拿大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弗拉基米爾·巴秋克的話說:“美國以前就表達過這種想法。用‘黃禍論’嚇唬俄羅斯。如今又開始說俄羅斯屬于西方文明,這有新意。要知道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美國習慣把俄羅斯劃到歐洲之外,至少是真正的歐洲之外,即歐盟和北約。”
這位專家表示,現在華盛頓的政策看上去是促使莫斯科和北京靠攏的。因此美國決定改變這一趨勢,將俄羅斯劃歸西方文明。
巴秋克總結說:“如今嘗試離間中俄的手法看上去不專業,甚至可笑。”
文章最后提到,莫斯科和北京在官方層面上堅定遵循加強合作的路線。

上一篇:丁隆:美國在中東進一步“人設坍塌”
下一篇:干涉中國內政的法案就是廢紙一張

? 手机彩票ap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