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平常心看待私營企業家難嗎?

中華新聞社 2019-11-12 10:10

   

       日前,在第三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上,福耀玻璃集團創始人、董事長曹德旺在發言中對政府、媒體提出了建議。他再三呼吁立法允許私營企業破產,提供法律救濟,現在很多影子銀行的錢在追債,如果不允許企業破產,后果不堪設想,會導致社會問題。同時他還特別呼吁媒體,不要再用“老賴”這個詞。“稱為‘老賴’不公平,人家破產了,有的賴了,有的沒有賴,賴的是少數”,他說:“企業家的事業是風險事業,要鼓勵他們繼續努力奮斗,要從人格上尊重他們。把‘老賴’兩個字去掉最好,是對人家起碼的尊重。”曹德旺最后表示,中小微企業是國民經濟的末梢神經,他們提供服務,面對千家萬戶。他希望國企能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幫助民企度過難關。


        應該說,曹德旺講的這個問題是個普遍的老話題了,一點也不新鮮。當然他講的還算客氣點。真實的情況往往比他說的狀況還要難聽得多、惡毒得多。如果形容一下,在私營企業如日中天的時候,政府、媒體簡直就是踏破門檻、眾星捧月、贊美成一朵花,媒體錦上添花無所不用其極;有朝一日私營企業面臨破產的時候,政府、媒體卻成了截然相反的景象:門可羅雀,看不到雪里送炭,倒是墻倒眾人躲,更有甚者惡語中傷:早知道那個私營企業家不是好東西,遲早會有今天的下場。稱“老賴”還是好聽的,比這難聽的話多得是,真是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讓私營企業家心寒不已。政府、媒體前后冰火兩重天的態度簡直有點自我人格分裂、讓人不置可否。
       私企在為社會創造財富與就業機會的同時,也可能出現所有所有制企業面臨的各種復雜的經營波動問題,對待這些問題應盡可能看作經濟發展進程中的正常現象。誰都知道私營企業也是企業,在市場經濟的風浪中會面臨所有企業都會遇到意想不到的暗流險灘。常青樹的不敗私營企業當然有,波浪起伏的私營企業往往占絕大多數,如果出現破產狀況,那是市場競爭的結果,也可能是私營企業不得已的選擇,不過是一種市場競爭產生的行為。


 
        2005年7月,中國全國工商聯發布的《中國民營企業發展報告》,中國每年新生15萬家私營企業,同時又有10萬家“死”,有60%的私營企業在5年內破產,80%的私營企業在10年內消亡,平均壽命2.9年。其中中小企業低生命周期的現象尤為嚴重。美國人伊查克.愛迪思博士1989年提出了企業生命周期理論,在他的企業生命周期一書中,指出企業的生命周期要歷經成長階段(企業的孕育期、兒期,學步期、青春期、盛年期)與老化階段(穩定期、貴族期、官僚化早期、官僚期與死亡期)。需要注意的是,盛年期是企業的可控性和靈活性達到平衡的階段。很顯然,作為企業家非常希望自己的企業永遠處在盛年期。而中國私營企業更多的處于嬰兒期、學步期,一部分處于青春期,而有人量的私營企業根本就不能進入盛年期,很多中小私營企業只是在創始和成長階段使以死終結了。有人總結說,中國私營企業在生存期部分企業患有“侏儒癥”就是說的這種現象。如何打破“中國企業平均存活時間只有3年”的魔咒,本文暫不探討。


       企業有生命周期,既是經濟理論界的研究成果之一,也是企業家的深切感受和企業的運行規律總結。對中國企業來說,5-8年的生命周期,應該是在某一階段、某一區域,甚至是大范圍內具有一定影響力、知名度企業的基本情況總結,絕大多數中小企業,生命周期還沒有這么長。了解了中國私營企業生存發展壯大的規律以后,作為政府或媒體貴在用一種平常心來對待,最忌諱的是此一時彼一時,熱一陣冷一陣打擺子,嫌破產愛紅火。應該站在更高的角度,從一個歷史發展的較長階段來評價私營企業的榮辱興衰。從心態上要用一種持久恒溫態度來看待私營企業出現的波波折折、起起落落。做不到這一點就是不成熟的“巨嬰”心態,正因為很多人不愿意承認這種“巨嬰”心態,才造成了難以用平常心看待私營企業家起伏的怪現象。


       當然從私營企業家來說,也貴有寵辱不驚的平常心。要正視自己的優勢與劣勢,輝煌時不能自我膨脹,困難時不能怨天尤人。擺正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心態要平衡,做一個成熟的創業者。時刻要清醒地認識到,一個企業的發展壯大絕不是短期行為,而是需要一個長期守恒的堅持。在這個過程中,國際國內市場經濟的復雜性、多變性,會在企業發展的進程中帶來諸多不可預料的變化,私營企業家要守好一顆平常心,既做到以平常心看待形勢變化,又以非凡的定力和長遠的眼光來正確研判形勢應對復雜局面的產生并及時解決問題,從而增強整個企業應對復雜多變形勢的能力;從另一個方面來說,私營企業的發展亦不能因為取得一點成就即沾沾自喜、不思進取,越是在這樣的時候更要保持好平常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應該向華為公司的任正非學習。


 
       雖年屆古稀,任正非比其他晚輩企業家更有資格回憶自己的商業成功軌跡。但在他眼里,自己并不是英雄,只是個被生活追趕著擔心明天就會失敗的商人。就像他說的,自己在開放改革的整個歷史過程中僅僅是個過客。與其說他過分地謙卑,不如說,任正非懷揣著一顆經歷過滄桑的平常心。之所以如此,了解任正非身世的人都知道,面對家中的7個兄弟姊妹,身為老大的任正非,從小就學會要與父母一同扛起責任,他真正體會到了中國底層人們的苦難,并將自己深深的作為其中一員,這就是中國企業家最缺少的感恩情懷和平常心。不是嗎?任正非在2019年1月20日播出的《面對面》節目中解釋了主動放棄100名改革開放杰出貢獻對象稱號的原因,他表示其一是想集中精力搞華為,其二是自己開會時坐不住兩個小時。對待功名,這是何等的心如止水的平常心態。但唯獨任正非做到了,足見做到用平常心看待私營企業家(包括自我看待)并不是那么容易。

        政府、媒體有平常心就會發現:企業搏擊市場,起起落落是常態。
        私營企業家有平常心就會發現: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為煩耳。

 
(秦時明月)

上一篇:應對人口老齡化,中國經驗貢獻世界
下一篇:邁向夢想成真的偉大時代

? 手机彩票ap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