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張維為:香港亂局讓更多中國人了解了西方的虛偽

中華新聞社 2019-10-08 08:18

10月4日,香港政府訂立“反蒙面法”,以阻止香港社會暴力情況愈演愈烈。該法案已經于10月5日凌晨生效。在生效前的最后幾個小時,蒙面暴徒們又開始一輪瘋狂打砸搶燒。

但對于他們,島叔只想說,蚍蜉撼樹,不自量力。

前些天,俠客島碰到了前來北京參加國慶觀禮的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并結合前段時間張教授在東方衛視《這就是中國》節目上的演講內容,就香港問題做了一次對話采訪。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

1、俠客島:我們知道您一直以來都特別關注香港問題,聽說在1984年中英兩國政府簽署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當天,您也參與了一場活動。給我們講講當時的情況吧。

張維為:是的,1984年12月19日在聯合聲明簽署的當天晚上,中國領導人為來訪的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舉行歡迎晚宴。 我當時作為英文翻譯也應邀參加了這場很有意義的晚宴。

那晚我們這一桌的對話相當火爆。英國赫里斯先生對坐在邊上的符浩部長說,英國人在香港沒有獲取任何利益,更像是一個保姆,幫別人把孩子帶大后,再把這個孩子送還給他的生身父母。事實上,這也是當時西方媒體關于香港回歸的一種主流敘述。

但符部長聽后大為不樂,他回應稱, 你應該知道香港作為中國領土被外國人統治是我們的國恥啊。其中“國恥啊”這三個字說得非常重,同桌的人都聽到了。

符部長接著說, 難道你們英國人從鴉片戰爭中得到的利益還不多嗎?更不要說販賣鴉片給中國人的身體造成多么大的傷害。

符浩的直白論述讓赫里斯先生有點下不了臺,表情很尷尬。此時鐘士元先生便出來圓場說,坦誠對話,坦誠對話,增進了解就好,大家干杯!干杯!鐘士元先生是港英時期香港位階最高的華人政治人物,職位是立法局非官守議員。

在中英談判的關鍵時期,他曾說,中英兩國的談判需要考慮港人的心情,香港應該作為第三方參加中英談判,這實際上也是英方的意圖。當時稱為中英談判桌上的“三腳凳”理論,試圖在談判中讓英國增加對中方的壓力。

但他這個觀點被鄧小平嚴厲批評。1984年6月23日,鄧小平會見鐘士元、鄧蓮如等一批香港知名人士,鄧小平當著他們的面說,中英談判沒有“三腳凳”,只有兩腳。 鄧小平也在這次談話中首次提出港人治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1984年12月,鄧小平同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會談(資料圖)

2、俠客島:其實對中國和香港問題的偏見,在國際上也一直存在,而對于這場亂局的性質,目前也有很多各種各樣的聲音,您怎么看待這場亂局的性質?

張維為:這場暴亂讓我想起了2014年9月香港“占中”爆發的時候,英國BBC記者電話采訪我,口氣里有一種英文叫hysteria的情緒,就是歇斯底里的興奮,一場偉大的“顏色革命”爆發了,很快將傳遍整個中國。

但我給他“當頭一棒”,我說 這是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錯誤的運動,失敗概率100%。他問為什么?我說如果不影響香港的經濟和民生,“占中”100年都沒人在乎,但現在每天都在影響香港人民的生計,最后香港人民會起來制止它。

我想這個結論也大致符合這次香港亂局。

香港是個典型的資本主義社會,有多少普通勞動者是計時工資、按日發薪的, 這些亂港人士如此破壞經濟社會秩序,影響了多少人的生計。違反了絕大多數香港人民的利益,還引起了全中國人民的憤怒,這就是物極必反

目前,中央政府的反制也非常給力,中央政府明確表示:如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香港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中央絕不會坐視不管。按照基本法規定,中央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

盡管敵對勢力還會鬧事,還想繼續刷存在感,但我相信 物極必反,“止暴制亂”是未來最主流的趨勢。當然,這不是說問題很快就可以解決,香港已經進入了多事之秋,我們要高度警惕。

9月30日,林鄭月娥率團乘機抵達北京(來源:央視新聞)

3、俠客島:就您的觀察,香港這次的亂局,有哪些深層次原因值得我們總結和警醒?

張維為:這次風波,其實是“外部大氣候”和“內部小氣候”共同使然。

“大氣候”就是美國這樣的國家從旁插手,挑起中美貿易戰和科技戰出師不利、勝利無望,就想靠香港局勢來增加自己的談判籌碼。

更深的層面是, 美國等“深層國家”長期布局香港,希望通過香港的“顏色革命”,蔓延到中國內地,當然這是非常愚蠢的

“小氣候”就是 香港長達150多年的英國殖民統治的烙印,“一國兩制”落實過程中存在的諸多不足,特別是特區政府的弱勢;以及司法、教育、傳媒領域內的種種問題,住房、就業等嚴重的民生問題等等。

除了大、小氣候之外,還有香港社會結構的深層次問題,即資本力量、社會力量和政治力量之間的關系。 香港的特點是資本力量太大,特別是房地產資本和金融資本的結合,使經濟結構調整無法進行,造成住房難、就業難,許多年輕人看不到希望

西方敵對勢力和資本力量又故意將年輕人的怨氣引向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即使這場動亂暫時平息下去了,但“大氣候”還在,“小氣候”還在,社會結構問題還在,這三大類問題都存在,所以香港進入了多事之秋。

香港“劏房”(來源:攝影師Benny Lam

4、俠客島:您說的“大氣候”很有見地,并且這種長期存在的“大氣候”,在這次的香港暴亂中暴露出了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征,就是“雙標”。

張維為:對,可以說,這場亂局使多數中國人實實在在地了解了西方制度的問題或虛偽。

先看所謂的新聞自由,為什么記者的相機總是對著警察,而不對著暴徒呢?這叫選擇性失明,叫假新聞,做得也太明顯了。

再看所謂的言論自由,為什么谷歌、臉書等社交網絡成百上千地封號?他們如此害怕有良知的網民向世界展示香港亂局的真相,而讓抹黑香港警察、歪曲事實的謠言大行其道。

三看香港的通識教育,是如何給年輕人洗腦的,甚至有不經事的孩子被洗腦成“廢青”,真是令人痛心。

一名手持胡椒球發射器的港警瞄準暴徒,幾十個港媒記者卻將鏡頭對準了他(圖源:港媒)

5、俠客島:我們看到,在特區政府作出了一些行動和對話后,香港的局勢有所緩和,但極端暴力仍未完全平息。前段時間,還有不少人擔心,香港局勢會影響到國慶氛圍,但現在看,您覺得是這樣嗎?

張維為:情況恰恰相反,今年國慶的氣氛格外濃烈,一個原因是, 香港亂局極大地增強了國人的愛國主義凝聚力

香港出現了一些麻煩,但我們現在回頭看,會發現“壞事可以變成好事,甚至變成大好事。”“港獨”分子雖然人數不多,頂多兩三千人,但其囂張氣焰給中國人上了一堂很好的愛國主義思政課。

中國年輕一代也幾乎一夜之間成長起來, 過去不懂得什么是顏色革命的人,一瞬間或多或少都懂了,過去不懂得什么是制度自信的人,一瞬間也或多或少都懂了

大家明白,一個才700多萬人口、經濟比較發達的香港,可以被西方反華勢力左右,可以瞬間走向大亂, 如果中國沒有社會主義制度、沒有黨的堅強領導,早就天下大亂了

香港亂局使我們見證了中國內地年輕一代排山倒海的愛國熱情。如果說西方敵對勢力影響了幾十萬香港年輕人,這是非常遺憾的事,但他們也成功“教育”至少數億中國年輕人,使他們更加愛國,更加認同中國道路。

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

6、俠客島:香港風波發展至今,關于如何止暴制亂,社會各界都形成了很好的討論空間。在您看來,有哪些可能的“止亂之道”?

張維為:第一是謀定而后動。 香港問題再大,對于中國這么一個超大型國家來說,只是一個局部問題,何況還有“一國兩制”的防火墻,可以有效地保證內地蓬勃發展的大局不受影響

因而針對這一“局部”,我們要進行大調研,廣泛征求意見和建議,香港內部的香港外部的,智庫內的智庫外的,黨內的黨外的,內部的公開的,線上的線下的,經濟、政治、法律、金融等方方面面的,都要聽。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范圍內,我們有足夠的空間,做到謀定而后動,筑好底線堤壩,做好短、中、長期的規劃部署,做好硬實力、軟實力等各種準備,下好這盤“完整準確”落實“一國兩制”的大棋。

第二是要靠香港自身。在外來勢力與“一國兩制”的交鋒中,香港自己是關鍵角色。

香港在經歷這一切之后,方向上應取道于“集體成熟”(collective maturity),就是說讓多數香港人意識到香港的制度還存在不少問題,需要進行實質性的改革,需要鏟除“港獨”的影響。特別是要全面反省司法、經濟、媒體、教育等方面的問題。

香港現在“隔三岔五”就出現一場亂局,實際上這和小孩子長大一樣,經歷磕磕碰碰后,要盡快成熟起來。 如果遲遲無法實現集體成熟,我覺得內地再怎么幫助,恐怕也只能是治標不治本。俗話說,“自助者天助之”啊!

第三, 制度自信,才能化危為機。

我之前和朋友聊,建議深圳市南山區粵海街道辦黨工委書記去香港做個大型講座,談談深圳模式、中國模式、談談“第四次工業革命”、談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談談什么叫做 深圳一個街道可以震撼整個美利堅合眾國”

中國內地崛起的過程中,從香港受益良多。過去深圳朋友對我說,改革遇到困難時,他們就開車到香港看看問問,然后結合深圳實際思考; 今天香港遇到困難,也可以開車到深圳看一看、問一問,到上海我們也歡迎,然后結合香港的實際情況進行思考,也許很多解決問題的思路就有了

在不少方面我們確實走在香港前面了。所以這次香港亂局對于中國內地來說,不僅是愛國主義教育的很好機會,也是制度自信教育的很好機會。

總之,國家越強大,人民越自信,我們全面準確落實“一國兩制”的成就會越大。

上一篇:阻遏中國發展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杰弗里·薩克斯
下一篇:“中國營商環境全球排名還會提高”——訪英國劍橋大學高級研究員馬丁·雅克

? 手机彩票ap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