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美景九十九 最美不過沙坡頭

中華新聞社 2019-10-14 08:42


沙坡頭草方格治沙故事

沙坡頭草方格治沙故事

 

 
正 文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騰格里沙漠一路肆虐,所到之處,滿目黃沙,綠色消退,生機漸淡。行至寧夏甘肅內蒙古三省區交界處,與浩浩蕩蕩的黃河打了個照面,然后,就再也無法前行。大漠,孤煙,黃河,落日,唐代詩人王維筆下的千古壯觀,在寧夏中衛沙坡頭這個小地方,呈現于世人面前。

 

 

大漠,孤煙,黃河,落日景象

  擋住騰格里沙漠前進步伐的,不是黃河,是沙坡頭智慧的勞動人民。

 

  沙進人退,干旱少雨,有沙漠的地方人類不宜生活居住,這是天律。

 

  當地有一種樹,叫檸條。為了活下去,它可以把根扎到地下三十米。沙坡頭人跟檸條一樣,也擰。黃沙漫天的年代,也不能讓他們離開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園。國家也不希望沙漠繼續推進,帶來災難性后果,于是,當地人開始與大自然搏斗。在沙坡頭,進入騰格里沙漠的地方,幾個蒼勁的大字“向沙漠進軍”書寫在碑上,自有一種豪邁的氣概。

 

黃沙上鋪上一米見方的麥草格子

  蒼天鐘愛堅韌的人。上世紀五十年代,當地幾個治沙的年輕村民,玩鬧時無意中發現,黃沙上鋪上一米見方的麥草格子,沙子就被捆住手腳,不再前移。這一發現,迅速得到大面積推廣,成效顯著。沙坡頭人趁機引來黃河水,在麥草格子里種上綠樹。一片片綠洲長了出來,與黃河邊的綠地連成一片,騰格里沙漠在此止步,且步步后退。這一創舉,舉世矚目,被譽為世界奇跡,聯合國高度贊譽,并在全球推廣。

 

勤勞的沙坡頭人踴躍參與治沙

  在沙坡頭人的勤勞和汗水灌溉下,比大詩人筆下的千古壯觀更壯觀的一幕出現了。

 

  黃河水從甘肅黑山峽流入中衛,途經沙坡頭,拐了270度大彎。從高空俯瞰,巍巍香山橫亙黃河之陰,浩瀚騰格里沙漠綿延黃河之陽,一水中分, 形成了一副天然太極圖。舉目仰望,騰格里沙漠上,帳篷、駱駝、卡丁車,游人如織,歡聲笑語。站在沙漠高丘處,往東看去,低平處,居然是一座現代化的城。怎么看都是海市蜃樓。其實是中衛城。沙漠與黃河之間,是一塊大綠洲,長著郁郁蔥蔥的棗樹、梨樹、檸條、花棒,也長著郁郁蔥蔥的花和草。走出其外,大漠荒涼,炙熱逼人。置身其中,綠意盎然,通體清涼,誰能想到這里是沙漠邊?南方來的朋友個個贊不絕口,有西北之壯闊雄渾,有南方之秀麗清雅。

手机彩票app排名

沙坡頭草方格治沙故事

沙坡頭草方格治沙故事

 

 
正 文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騰格里沙漠一路肆虐,所到之處,滿目黃沙,綠色消退,生機漸淡。行至寧夏甘肅內蒙古三省區交界處,與浩浩蕩蕩的黃河打了個照面,然后,就再也無法前行。大漠,孤煙,黃河,落日,唐代詩人王維筆下的千古壯觀,在寧夏中衛沙坡頭這個小地方,呈現于世人面前。

 

 

大漠,孤煙,黃河,落日景象

  擋住騰格里沙漠前進步伐的,不是黃河,是沙坡頭智慧的勞動人民。

 

  沙進人退,干旱少雨,有沙漠的地方人類不宜生活居住,這是天律。

 

  當地有一種樹,叫檸條。為了活下去,它可以把根扎到地下三十米。沙坡頭人跟檸條一樣,也擰。黃沙漫天的年代,也不能讓他們離開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園。國家也不希望沙漠繼續推進,帶來災難性后果,于是,當地人開始與大自然搏斗。在沙坡頭,進入騰格里沙漠的地方,幾個蒼勁的大字“向沙漠進軍”書寫在碑上,自有一種豪邁的氣概。

 

黃沙上鋪上一米見方的麥草格子

  蒼天鐘愛堅韌的人。上世紀五十年代,當地幾個治沙的年輕村民,玩鬧時無意中發現,黃沙上鋪上一米見方的麥草格子,沙子就被捆住手腳,不再前移。這一發現,迅速得到大面積推廣,成效顯著。沙坡頭人趁機引來黃河水,在麥草格子里種上綠樹。一片片綠洲長了出來,與黃河邊的綠地連成一片,騰格里沙漠在此止步,且步步后退。這一創舉,舉世矚目,被譽為世界奇跡,聯合國高度贊譽,并在全球推廣。

 

勤勞的沙坡頭人踴躍參與治沙

  在沙坡頭人的勤勞和汗水灌溉下,比大詩人筆下的千古壯觀更壯觀的一幕出現了。

 

  黃河水從甘肅黑山峽流入中衛,途經沙坡頭,拐了270度大彎。從高空俯瞰,巍巍香山橫亙黃河之陰,浩瀚騰格里沙漠綿延黃河之陽,一水中分, 形成了一副天然太極圖。舉目仰望,騰格里沙漠上,帳篷、駱駝、卡丁車,游人如織,歡聲笑語。站在沙漠高丘處,往東看去,低平處,居然是一座現代化的城。怎么看都是海市蜃樓。其實是中衛城。沙漠與黃河之間,是一塊大綠洲,長著郁郁蔥蔥的棗樹、梨樹、檸條、花棒,也長著郁郁蔥蔥的花和草。走出其外,大漠荒涼,炙熱逼人。置身其中,綠意盎然,通體清涼,誰能想到這里是沙漠邊?南方來的朋友個個贊不絕口,有西北之壯闊雄渾,有南方之秀麗清雅。


上一篇:中國國家地質公園年游客接待量超5億人次 地學科普游成旅游新亮點
下一篇:內蒙古托克托縣:黃河兩岸秋色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