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小個子中國軍人能贏五大三粗的美國肌肉男?

中華新聞社 2019-11-30 19:06

來源:瞭望智庫(zhczyj) 文 |  朱新開

10月27日,第七屆世界軍運會在武漢落幕,中國隊取得優異成績。這次軍人競技場上的比拼,再度引發了人們老生常談卻又難有答案的問題:中國小個子的軍人,在比賽場和戰場上是如何戰勝歐美那些“肌肉男”大塊頭的?

關于這個命題,其實庫叔想說“先問是不是,再問為什么”——命題本身就存在著若干誤解。退一步講,真的說起小個子能不能贏大塊頭這個問題,答案到底是怎樣的呢?對軍人競技和戰斗能力來說,體型和戰斗力真的存在正相關嗎?

(圖為中國海軍陸戰隊)

 

1
體格大就占盡優勢?
離開項目談強弱都是耍流氓

 


不可否認,在重競技項目方面,比如拳擊、跆拳道、摔跤、柔道等,雖然在無差別級、地下黑賽以及戰場實戰中,確實有過小個子擊敗大塊頭的事例;但在正式體育比賽中既然特別設置了體重級別,那就已經說明在這些項目上大塊頭的確存在優勢。進一步而言,在訓練水平相當的情況下,體重高出1公斤必然會增加獲勝的機會。

即使是一些技巧性項目乃至是團隊項目,也存在著對更大體重的需求。比如姚明初到NBA時,體能教練提出的第一個要求便是增重,因為只有體重達到一定水平,才能與對手進行最基本的身體對抗。

(圖為第七屆世界軍運會拳擊比賽)

由上述重競技項目,對應到戰場上的單兵格斗,當雙方在徒手、器械及臨場反應等的日常訓練水平相當時,最終比的仍是體能、力量尤其是耐力,此時,大塊頭的優勢往往就會自然凸顯出來。

然而,同樣是從單純的人體生理角度,也有很多項目大塊頭反而是“先天劣勢”。

在軍運會的設項中,有空軍五項、海軍五項以及跳傘、帆船項目,前兩者分別含有劃船、飛行等單項,當然還有射擊。

一與武器裝備相聯系,體型問題就成為了一個相當突出的問題。比如潛艇、戰機、坦克等,其空間設計可謂是以厘米乃至毫米計。這對于大塊頭而言,顯然就是一個物理性的制約了,包括在狹小空間內的動作靈活性,以及精細化操作的準確性等。

(圖為遼寧艦艦載機機艙)

即便是看似無比“寬敞”的航空母艦,如果千人以上的床鋪每個加長加寬10厘米,還不說廁所、淋浴間的尺寸,以及飲食等后勤儲備(大塊頭消耗也多)等,勢必就會擠占火器、電子設備等空間,否則,只能從噸位及發動機方面想辦法了。

至于特種作戰,只說動力沖鋒舟、手劃艇,以及就地取材制作的筏子,大塊頭勢必需要更大的浮力,也就必然導致所乘載工具的體積大、阻力大,噪音也就大,自然就會更危險。

(圖為海軍陸戰隊訓練)

 

再說到跳傘等項目。軍運會的跳傘設有特技、定點等單項,均會在實戰中應用;而隨著雷達預警技術的不斷提高,現代傘兵多數會采取超遠距離投放方式,甚至要自行滑翔數十公里抵達目標區域,為了保證足夠的滯空時間,大塊頭勢必就要在傘具尺寸與攜帶裝備重量之間找平衡了,但無論怎樣都是一件頭痛的事情。

(圖為傘兵空降)

還有射擊項目。軍運會使用的是標靶,這樣看似乎跟射擊者體型大小沒什么關系;但射擊放到實戰戰場上,肯定是要對射,顯然大塊頭的彈著面會更大,相應所需的掩體也就需要更大、更深,否則就真成了活靶子。

另外,說句不是玩笑的玩笑話,大塊頭勢必會“浪費”更多的軍服衣料,如果真按著一般人印象的“美軍都是大塊頭”,百萬軍人加起來,那也是一筆不小的軍費開支了。再比如軍糧,如果一名軍人每頓飯需要多吃一兩糧,那就不僅是軍費超支的問題了,勢必會增加生產、存儲、運輸等方面的壓力。

 

2
 

美軍全是肌肉猛男?

好萊塢大片看多了!

 


從軍運會的設項來看,與常規戰爭關聯最密切的項目,當屬定向越野和軍事五項,后者包括射擊、障礙跑、障礙游泳、投彈和越野跑5個單項,其中的障礙跑多達20個障礙物,比如5米高欄、五步樁、高低杠、獨木橋、低樁網等。

(圖為第七屆世界軍運會障礙賽)

這些項目,對應的是實戰中的障礙問題,尤其是現代戰爭聚焦的城市巷戰,在攀爬、跨越、翻越、鉆越等方面,大塊頭顯然不會占優勢。

美國有一個類似“兵王”的電視節目,曾邀請海軍陸戰隊、空軍特勤、警察的精英參賽,其設置的項目很簡單,只有3道鐵柵欄,要求參賽者先在第一道柵欄下挖洞鉆越,再負重翻越第二道柵欄,最后挖洞鉆越第三道柵欄,結果是最大塊頭的海軍陸戰隊員率先敗下陣來,甚至在受傷流血了。

“世界第一強軍”——美軍,會不懂這個道理嗎?

事實上,美軍絕非都是像施瓦辛格、史泰龍那樣的大塊頭。人們之所以會懷有那樣的印象,只因好萊塢大片的刻意渲染,加之媒體、公眾對特種兵的好奇心理,往往會聚焦于時常大出風頭且神秘的“綠色貝雷帽”、“三角洲”、“海豹”等,而這些特種部隊主要執行的是偷襲任務,并非正面作戰,通常是“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且需要自行背負所有裝備,所以選兵時更傾向于那些大塊頭,結果就造成普遍性的錯覺。

(圖為好萊塢塑造的“美國軍人”形象)

若要還原美軍的真實“形象”,自然要看常規作戰部隊。

為了取樣更加公允,還是要從美軍執行正面作戰的精英部隊說起。這樣的樣本其實在龐大的美軍中只有兩支——海軍陸戰隊和游騎兵,相比而言后者更為典型。

游騎兵成軍可追溯到1756年,但編制會隨著戰爭的起止而時有時無,現代游騎兵部隊一般要追溯到二戰期間的1942年,好萊塢大片《拯救大兵瑞恩》的原型就是游騎兵。

此前,游騎兵并非不存在,就如同我們常說的突擊隊、敢死隊那樣,美軍的常規部隊會根據作戰需要,抽調士兵精英組建游騎兵作戰單元,通常是連或營。也就是說,即便在沒有正式編制番號的時候,“游騎兵”仍然作為實體存在于美軍常規部隊中。

由于是根據正面作戰的實際需要來組建,所以,大塊頭并非游騎兵的主要選拔標準,部隊中一眼望去可謂“遠近高低各不同”。目前唯一保留編制的第75游騎兵團(1987年重建),也是如此。

(圖為目前唯一保留編制的游騎兵部隊——美軍第75游騎兵團)

需要說明的是,雖然游騎兵對多數人來說名聲似乎不夠響亮,但從其紀念臂章上的繡字——二戰、朝鮮、越南、格林納達、巴拿馬、伊拉克、索馬里、阿富汗,可見除了危地馬拉、科索沃,它幾乎參加了美軍自二戰以來的所有軍事行動。甚至可以說,在上述特種兵搞不定的情況下,游騎兵就會成為隨之而來的重錘。因此,可以說,游騎兵的“選材”最能代表美軍作戰部隊。

另一個美軍代表形象是西點軍校畢業生,也是身高體型各異。

(圖為美國西點軍校畢業生)

美軍的常規部隊也是如此。

此外,隨著時代環境的變化,美國軍人在體格上的參差還在加劇。美軍實行戰時征兵、平時募兵的兵役制度,近些年兵源出現困難,甚至只要拿到“綠卡”就能報名參軍,加之相關法律對美軍歧視性潛規則的擠壓,令常規部隊士兵的個頭體型可謂千奇百怪,若除去以鋼鐵武裝起來的外殼,僅看隊列儀表甚至還不如后備役的國民警衛隊。

所以,若將好萊塢大片中的形象直接套用在現實中的美軍身上,那真的是太想當然了。

 

3

 

大塊頭是戰爭選材唯一標準?

時代變了!

 


眾所周知,體育是和平時期的戰爭,古代奧運會的設項多是源自軍事技能,如今的軍運會也是如此。從前面所列舉的相關項目也能看出,不同的設項會自然限制運動員的身高體型;在戰場上雖然不會像運動會一板一眼地設項,但其實不同的任務也會需要不同身高體型的士兵。

尤其是人類進入現代戰爭的階段,已非冷兵器時代那樣需要的大多是孔武有力的戰士,而是類別越來越細,未來的戰爭勢必會建立在“鍵盤”和“手柄”之上,大塊頭的粗手指顯然在這方面不占優勢。

(圖為美軍電子作戰室)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現代體育項目多起源于大學,并被軍隊接納與發揚。在早期的現代奧運會上,大學生和軍人是爭奪金牌的主角。但隨著業余體育的專業化,尤其職業體育的發展與普及,上述群體的優勢不再明顯,乃至現在職業體育對奧運會造成直接沖擊,因為后者對職業運動員有所限制,逐漸失去“更快、更高、更強”的觀賞性。

究其原因,當然是職業運動員的訓練水準不斷攀升。仍以前文提及的重競技項目為例,輕量級的職業運動員挑戰重量級的奧運金牌選手并非不可以,事實上就有正式的無差別級比賽。也就是說,只要訓練到位,即便在大塊頭占據“先天優勢”的項目上,小個子照樣有機會贏。

對應到戰場上,也是一樣。大塊頭并非決勝的必備條件,在特定的戰場環境下,甚至會反受其累。

(圖為美軍訓練)

當然,不論未來戰爭的作戰模式發展到什么地步,總會需要一些負責“最后一公里”對殘敵進行直接“踹門”的地面突擊士兵,包括在占領后的軍管階段,那些大塊頭仍有用武之地,甚至必不可少。

也就是說,未來戰爭,既需要單兵的綜合素質,也需要不同素質的單兵組合搭配。

 

 

 

4

 

大塊頭標志著體質提升?

“平衡”才是關鍵

 


 

毋庸置疑,任何國家的軍隊均會需要“大塊頭”,解放軍也不應例外,可是實際觀感卻相對“嬌小”,有人便開始質疑伙食問題,這屬于根本性的謬誤。

其實,不同的人種基因在身體生理素質上確有差異,但在實際表現上卻各有所長。拋開枯燥的數據,僅從直觀來看,在需要爆發力、耐力的徑賽中,非裔選手占據優勢;在需要爆發力輔以技巧的田賽中,白色歐羅巴選手占據優勢;在需要技巧的諸如兵乓球、體操、跳水等比賽中,黃色亞裔以及相對小個子的斯拉夫(東歐)選手占據優勢;在需要速度、耐力、柔韌及協調性相結合的比如足球比賽中,南美選手占據優勢。

(圖為第七屆世界軍運會跳水比賽)

再如前面說過的“未來戰爭勢必會建立在鍵盤和手柄之上”,實際上,在與之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電子競技比賽中,亞裔尤其東亞包括中國、韓國選手,以及相對小個子的斯拉夫人等占據相當大的優勢;而且,不論什么人種的選手,絕少出現大塊頭。

(圖為中國青年電子競技大賽)

更為重要的是,雖然“大塊頭”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基本身體素質,但是絕非越大越好,這里有個“度”的問題。

前文提及姚明初到NBA時被要求增重,這僅通過科學進食就能達到,但他同時也被劃定了增重高限,因為過量就會影響靈活性及奔跑速度,對其賽場能力反而會產生負面影響。

科學進食對于不同的人均能達到增強體質的效果,但會有一個限度,否則,對于一些人會促進肌肉纖維的生長,對于另一些人則會更容易轉化為脂肪。所以,不論對個人還是一個群體,必須要找到一個平衡點,單純追求大塊頭既不科學,也不實際。

這不僅體現在軍人的身體素質,更在于普遍的國民體質。與“國民體質”相關的法規,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全民健身條例》以及《國民體質監測規定》,監測指標包含身體形態、身體機能和身體素質三個方面。以下仍拋開枯燥的數據以實例說明:

先說“小日本”,這個“別號”其實并非全出于歧視,以前的日本人在亞洲也算是小個子。1954年日本政府頒布了《學校午餐(給食)法》和《關于促進乳品業和養牛業的法令》,并提出“一杯牛奶振興一個民族”口號,進而以“學生飲用奶計劃”改善國民體質狀況。這種通過后天食補的方式勢必會取得一定效果,但更顯著的效果則是體現在后代身上。

再看我們,通過飲食增強體質的理念與實操,早就體現在日常飲食文化中了,尤其是在改革開放以后,其效果體現在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說,執行了數十年的購票限高在近些年屢被詬病,因為小學生的平均身高早已將其標準碾壓。

事實上,國民體質從已為父母的80后就有了有目共睹的提高,解放軍以及運動員的平均身高與體型必然會隨之水漲船高,想必在未來的兩三代之后,肯定會有更不一樣的呈現!

我們不是不需要大塊頭,但絕不能陷入大塊頭的迷思。因為不論賽場還是戰場,看似是強者的叢林法則,但根本是適者生存,小個子仍可以戰勝大塊頭,這在過往的戰爭中已經有了證明。


上一篇:美軍宣稱“中國去年彈道導彈發射數量超世界其他國家總和”,中國專家:怎么算出來的
下一篇:沒有了

? 手机彩票app排名